恐怖小说《我与阎王做交易》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与阎王做交易》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与阎王做交易》简介: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死人穿过的绣花鞋,我要! 骨灰烧成的青花瓷,我要! 腰斩用的大铡刀,我还要! 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小则恶鬼缠身,大则家破人亡。 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却可以升官发财,逆天改命,满足客户的一切需求。 想知道为什么吗? 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0-temp-201805-21-1526868985403.jpg

第九章 负荆请罪
我和李麻子神经紧绷,死死盯着那只大公鸡。那只大公鸡安静的趴在床-上,似乎睡着了,挺安详的。

懒汉估计也没睡着,因为我能听到他浓厚的喘息声。就算是胆子再大的人,在生命遭遇到威胁的时候,恐怕也没心思睡觉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这让我感觉很疲惫,可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终于,那只大公鸡动了!

它蹭的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而后疯狂的拍打着翅膀,到处乱跳,我知道,它肯定是感知到了危险。

动物对危险的感知,比人类要强数倍。

不过很快,那只大公鸡就安静了下来,它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惊恐的望着卧室门口的方向。

我知道,它肯定是看到什么了!

忽然间,那只大公鸡竟仰起脖子,望向了我们。

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情况不妙啊,那阴物莫非拆穿了我的把戏?

大公鸡的眼珠子惨白惨白的,不知为何,在和它对视的时候,我总觉得它的眼神之中,尽是嘲讽和蔑视。那好像根本不是一只鸡的眼神,而是……一个人的眼神。

就在我望着那只公鸡发呆的时候,李麻子忽然莫名其妙的问道:“张家小哥,你拍我干嘛?”

我顿时哆嗦了一下,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碰过李麻子。

看我脸色不对劲,李麻子也是吃了一惊,意识到了我们背后有东西!

他刚想转身,我却冲他微微摇头,然后掏出一面小镜子,对准了身后。

镜子里,果然出现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这人影从上到下都是黑漆漆的,仿佛是一团乌云。只能隐约看见他身上穿着一套古代打仗时用的盔甲,露出一双红得发亮的眼睛,十分骇人。

不过很快,人影就从镜子里消失了。

看来这就是藏在青花瓷里的东西了!

我起身就准备去追,李麻子却恐惧的拉了我一把,说道:“张家小哥,快……快看那个懒汉。”

“懒汉怎么了?”我低头去看,顿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此刻,那懒汉竟从床下爬了出来,双手抓住了大公鸡的脖子,张嘴就咬。

大公鸡疼痛难耐,不断拍打着翅膀,拼死挣扎的。

它的反应,反而让懒汉愈发兴奋。只见懒汉一口一口的咬着,最后干脆将整个鸡脑袋都扯了下来,满嘴都是鸡毛。

我和李麻子看的那叫一个心惊胆战,不过我们并没有下去阻拦,因为我们尚不知道懒汉是如何得罪了青花瓷?

懒汉忽然丢掉了手中的鸡,而后朝着屋外走去。

他的姿势很奇怪,脚尖高高踮起,身子前倾,好像螳螂一样。走起路来也是一摇一晃,可无论怎样,就是不摔倒。

此刻他浑身上下都是鸡血,上半身赤条条的,若是被不知情的村民看到,肯定会被吓死吧?

我和李麻子则小心翼翼的跟在懒汉背后。

一路上,我都在思考刚才从镜子里看到的黑色人影。

看人影身上穿的铠甲,似乎是清朝八旗军的特有装束,而且还是个将军级别的人物。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青花瓷瓶,怎么会跟清朝大将军产生渊源?

我们知道那青花瓷来自皇宫,莫非是用某个大将军的牙齿和指甲烧制而成的?不过为何要这么做呢?要知道古人特别崇尚入土为安,只要脑子没问题,绝不会将自己的遗体胡乱糟践,更何况对方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将军。

就这样,我们一直跟着懒汉,来到了村子外的柳树林。

这大半夜的,柳树林里面连月光都透不进来,而且到处氤氲着一股黑色的雾气,脚下更是泥泞不堪,环境恶劣。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夜色太黑,我们会把懒汉给跟丢。

不过还好,懒汉的速度一直不紧不慢,并没有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

正在我们疑惑懒汉为什么会来树林的时候,他却动作利索的爬上了一棵柳树,折下来许多树枝。

这是什么意思?

我和李麻子面面相觑,搞不明白懒汉的目的。

等树枝折的差不多了,懒汉才从柳树上跳下来,把树枝捆成了一扎,然后背在身后,飞快的朝着前方跑去。

我现在已经确定我们被发现,因为懒汉刚刚故意从我和李麻子藏身的地方经过,甚至还扭头看了我们一眼。

那通红的眼神,似乎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我和李麻子一边追,一边思考着懒汉这么做的目的。

我说道:“我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李麻子好奇的问道:“他要做什么?”

“负荆请罪。”我答道。

“负荆请罪?”李麻子大吃一惊:“他这是要给谁请罪?”

“不知道,继续跟着。”我说道。

懒汉负荆请罪,那他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东西。

看来那青花瓷搞他,也不是蛮不讲理!

我心中忽然有点豁然开朗了,那青花瓷想必也不是大凶之物,只要我们找到懒汉得罪它的原因,给它陪个不是,这件事就能顺利解决。

想着想着,我心中的担忧,竟消失了大半。

懒汉一口气跑到了一亩稻田前,然后跪在地上,抽出一根柳树枝,狠狠的抽打着后背。

每根柳树枝,抽打一次就丢在地上。

这样一直将背上的柳树枝都抽完以后,懒汉忽然开始刨着稻田里的土。

他的动作又快又重,一边挖还一边嚎啕大哭。稻田的土壤很松软,可用人手去刨,没过多久懒汉的手指甲还是挖的鲜血淋漓。

看来,问题应该就出在这片稻田了!

我立刻走上前后,一把揪住懒汉的头发,将一片洋葱塞进了他的嘴里。

起初懒汉还在奋力挣扎,我和李麻子两个大男人都压不住他。不过随着洋葱被他嚼碎吃下,懒汉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小了……

直到最后,懒汉才悠悠的清醒过来。

我和李麻子这才蹲在稻田里,气喘吁吁的看着懒汉。

懒汉稀里糊涂的望着四周,然后又看了看我们,一张口就呕出了许多洋葱碎末:“我……我这是在哪儿?”

我冷笑一声:“看来,你还是对我们有所隐瞒啊。算了,李麻子咱们走了!三番五次救你,你却不告诉我们实情,就是神仙来了也没救。”

说完,我就掉头准备离开。

懒汉却一下扑上来,抱住我的大腿说道:“张大哥,我知道的东西,真的全告诉你们了啊。”

“放屁。”我怒骂了一声:“你是不是动过这片稻田?仔细想想。”

李麻子提醒道:“这不是你们家的田地吗?你肯定在这儿做过什么坏事。”

懒汉迟疑了片刻,最后忽然一拍脑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那块骨头……”

“什么骨头?”我知道那块骨头肯定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立马双目灼灼的望着懒汉。

0-temp-201805-21-1526868978169.jpg

第十章 盗墓贼
“前几天我插秧的时候,无意中用锄头锄到了一块白森森的骨头。我嫌那骨头晦气,就丢到后面的柳树林里去了。想想,好像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遇到怪事了……”懒汉说道。

“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说?”我气急的骂了一句:“快想想,你家的田地里,是不是埋过什么死人?一切和青花瓷有关的死人。”

懒汉想了很长时间,才一脸担心的望着我:“我爹说……这片田地,以前是咱家的祖坟,不过破四旧的时候,被改成田地了。”

我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你丢掉的那块骨头,很可能是你老祖宗的!”

懒汉吓坏了:“作孽啊,张大哥,您可一定得帮帮我。”

我说道:“你能不能安静点?让我仔细想想。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祖坟里的骨头会遗落在稻田外面?李麻子我问你,按你们老家的规矩,坟都是埋在地下多深?”

“一米左右。”李麻子说道。

“那就对了,骨头肯定是被挖出来的。懒汉,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对祖坟动过手脚?比如盗墓。”

懒汉立刻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承认我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挖祖坟这种缺德事,是无论如何干不出来的。”

看懒汉的表情,似乎并不像说谎,而且我谅他这会儿也不敢撒谎了。

那这骨头又到底是什么情况?经过我的分析,总结出了两种可能。

第一点,就是别人盗了懒汉家的祖坟。

第二种,就是地壳运动,把祖坟给掀出来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找到那块被懒汉丢弃的骨头,只有找到那块骨头,才能平息青花瓷的怒火。

此刻天已经灰蒙蒙亮,我们三个直奔柳树林。

懒汉一边走,一边跟我们讲着那天的细节。

我听的不胜其烦,就问懒汉:“这附近有没有土夫子?或者在这段日子,有没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在你们村出没。”

“土夫子是什么东西?”懒汉问道。

“就是盗墓贼。”我说道。

懒汉愣了,问道:“张大哥,您觉得……我家的祖坟有可能被盗了?”

我说有可能。

懒汉当即就怒气冲天,泼妇骂街似的骂了起来。祖坟被挖,这对懒汉来说的确是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

他过得这么贫穷,都没舍得动祖坟,现在倒是便宜了外人,而且还给自己惹了一堆大麻烦,能不生气吗?

就好像自己找了个漂亮女友,每天捧在手里不舍得睡,却被别人给偷偷的睡了,最后怀孕了还得自己买单,实在是有点恶心人。

我安慰懒汉说还是先找到骨头再说吧,现在你再骂都没用。

懒汉带我们走到了柳树林的深处,在一棵最壮的柳树前停了下来,说当时就是把骨头丢在了这里。

我倒吸一口凉气:“柳树本来阴气就重,更何况是这种百年老树。你把骨头丢在这里,让柳树的阴气天天压着它,不是自己找死吗?”

懒汉叹了口气:“我哪懂这些,就是想让这骨头离我家稻田远一点。”

李麻子担心的问我那骨头该不会成精了吧?他以前听老人说过,在柳树下面埋尸骸,那骨头会长出肉来害人。

我说这倒不会,具体得等找到骨头再说。

可我们刚靠近大柳树,忽然有一个东西从树梢上落了下来,我们吓的赶紧倒退。

仔细一看,那竟是一条手腕粗细的花蛇。

那条花蛇还不断的冲我们吐着信子,威胁我们,好像我们再往前一步,它就要咬我们似得。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抬头望向大柳树。

而这么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大柳树上盘踞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蛇。而在蛇群的中央,一根森森白骨,触目惊心的卡在树杈上。

我想起爷爷曾跟我说过的一句话,骨引大虫,必定闹凶。

这骨头搞不好还真成精了!

农村里就是蛇多,懒汉倒也并不害怕,从身上掏出了雄黄,就朝柳树枝狠狠地洒过去。蛇都讨厌雄黄的味道,刹那间,整个蛇群都散了。

懒汉立刻爬上树,把那根骨头给拽了下来,捧在手心说道:“祖宗莫怪,祖宗莫怪。”

我说道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太干净。

之后,我们便急匆匆赶回了稻田。

我让懒汉确定一下祖坟的位置,懒汉却摇头,说他也不知道,在他父亲那一辈,祖坟就被推平了。

我只好让懒汉去村里请来了一位老人,老人肯定记得懒汉家祖坟的位置。

据老人讲,当年破四旧的活动,他也参与了,当时他还是学生,正好负责推平这一片的坟地。他记得懒汉家的祖坟,就靠近地界碑旁边,他们当时还准备把地界碑一起拔掉呢。

于是我们立刻找到了地界碑,以地界碑为中心,在周围十米范围内查找。

当然,我们不能直接挖,那样费时费力。我做了一个简易的洛阳铲,一个点一个点的探测,进展还算顺利,很快我们就在地界碑西边,找到了祖坟。

我对老人道,懒汉家祖坟被盗了,我们得帮他迁坟。

老人说没问题,他还可以请人来看看风水,只不过……

我当即就让李麻子给了老人一千块钱,让他帮帮忙处理一下。

实际上,迁坟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把那块骨头给还回去,然后再将懒汉的祖先下葬。

如果这块骨头不能还回去,那就是尸骨未寒,身首异处,难怪老祖宗会生气了。

只是我还有一点搞不明白,就是那青花瓷和懒汉的家族,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如此守护他们家的祖坟。

我想起那青花瓷的来历,好像是一个妃子从清宫里带出来的,莫非人头青和那妃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专门负责下葬的匠人,那匠人在附近转悠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一处‘风水宝地’,接着,便从村里找了一群人忙活了起来。

在老坟上面搭了一个简易的黑棚,又是磕头又是烧纸的,等时间差不多了,才让人开挖。

挖了也就一米左右的深度,只听到人群中喊了一声“挖到了”。我立刻上去看,发现他们已经清理出了一块倒塌的墓碑。

墓碑上有一行字,我粗略看了一眼,便对懒汉说道:“这就是当初入清宫的妃子墓。”

做我们这一行,多少要懂点风水,我认定墓室就在墓碑的坎位,当即就让人到坎位继续挖。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村民们清理出古墓外的砖墙时,却惊骇的发现,砖墙的一个地方,竟破了一个大洞,而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刚好卡在洞里。

顿时那几个挖坟的村民就尖叫了一声,把锄头铁锹丢了一地。

我立刻安抚住众人,然后仔细观察那具尸体。

尸体的左手还保持着往上爬的动作,右手已经不见,全身高度腐烂,臭气熏天。从身上穿的衣服来看,应该是现代人。

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而且尸体的面部表情十分扭曲,那模样,似乎是在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当即便判断,这是一个盗墓贼,在盗掘妃子墓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死在了下面。

一听说是盗墓贼,懒汉当即就怒了,竟顾不上害怕,抓起锄头就要狠狠的砸上去。不过却被我给拦住了,因为现在明显不是动手的时刻。

我当即让匠人打电话报警,先处理掉这具盗墓贼的尸体再说,毕竟现在是法律社会。

同时我让李麻子辨识一下,看看认不认识此人?

李麻子很快就认出来了,说这家伙就是隔壁村的吴铁柱。这小子从小就喜欢小偷小摸,没想到他非但偷活人的东西,竟然连死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死在这儿,一个字,该。

懒汉气坏了,说等迁完坟,一定得去吴铁柱家算账。

我没理会众人的议论纷纷,只是仔细观察着吴铁柱的尸体。

越看,就越觉得蹊跷。

这吴铁柱既然是下来盗墓的,为何出去的时候,双手空空?而且看这模样,似乎正在往外逃,可想而知他当时一定很恐慌,顾不上拿东西就撤了。

那么,他在妃子墓里,究竟看见了什么,才让他如此不顾一切的逃命?

他的断臂,又是怎么回事?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与阎王做交易》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与阎王做交易》(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uperqq.com/?id=1356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