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重生之商女为后》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商女为后》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重生之商女为后》简介: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 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 跟她比狠毒?送你全家下地狱! 跟她装无辜?凤眸微睁,你算老几? 

0-temp-201806-26-1529992291578.jpg

第006章 别院赏梅,不安好心
  

  她回眸看了看肖氏房中微微的烛光,不禁叹了口气。

  让慕瑾然学武是她今天下午才动的心思。

  她在书院外看到陈书文和林明同,突然想起前世发生的一件大事。她记得自己嫁给魏善至的第一年,魏国跟北方邻国燕国爆发了第一次战争,陈书文的大哥奉命出征,在战场上是立了战功,才让安伯侯府蒸蒸日上;而林明同这个此刻毫不起眼的少年郎,将来却是战场上的明珠,弱冠之龄就在军中出谋划策,很得素有“战神”封号的五皇子魏时的器重……

  慕瑾然跟他们交好,陈书文有勇,林明同有谋,对瑾然都是益友。

  听说前世慕家落难,这两人也曾经从中为慕瑾然周旋,她很是感激。让慕瑾然学武,除了将来自保,也是让他多一些跟这两个小伙伴深交的意思在里头。

  若她慕家根基稳固,那些想害她们的人,要想下手就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了!

  只是……别院赏梅?

  慕云歌心内冷笑,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方式有了些改变而已。

  她看了看天色,今生,她一定好好地、赏一赏这周家的梅花!

  第二日一早起来,果然周家已经来人接慕云歌。

  慕云歌妆扮完毕,不意外看到等候在大厅的周大夫人和周家二小姐周艺梦。

  一见到慕云歌出来,周大夫人立即亲热地拉着云歌的手,笑眯眯地说:“瞧瞧云歌,一日可比一日标致,哪像我家艺梦,老大不小了,还整天疯疯癫癫地不像话!”

  周艺梦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

  她扫了一眼慕云歌的脸,瞧见她未施粉黛也精致绝伦的面容心中就不舒服,再看云歌头上那根汉白玉嵌了明珠做成的步摇,手上通体莹白的上好玉镯子,心中的妒忌不断上冒,碍于娘先前的吩咐,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来:“云歌妹妹,听说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别院玩,我和大姐都老高兴了,等不及到别院,就先跑来见你了!”

  慕云歌低下头,掩饰掉眼中的蔑视。

  她一进来,周艺梦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头上的明珠看,贪婪之色都懒得掩藏。

  也难怪周艺梦这般,前世的她单纯愚蠢,娘每次带她去周府,这些个表姐妹都围着她团团转,不住口地夸她的衣衫首饰。她每次不好意思,就算心中不情愿,看到她们一脸渴求的样子,也会忍痛割爱送给她们。

  本以为是至亲姐妹,谁能想到,背后捅自己刀子的人也有她们一份子?

  她可是记得,前世徐家退了她的婚,不久就娶了周家大房里的大小姐周艺璇的!

  一个两个都是狼,吃人不吐骨头,就当她慕云歌好拿捏不成?

  再抬头,慕云歌笑颜如花地拉住了周艺梦的手,欢喜地说:“我也正想着梦姐姐呢,没想到梦姐姐亲自来接我!”

  周大夫人见此,立即给周艺梦使了个眼色。

  周艺梦也会意地点头,亲热地拉着云歌出门。

  肖氏送她们出门,刚到门口,又一个浓重打扮的夫人迎了过来。

  这人稍胖,圆脸大眼,倒也生得不错,只是保养得不如肖氏,看起来反而要大几岁。

  她一见到肖氏,连忙从马车旁边走过来。

  周大夫人见状,立即亲热地跟肖氏陪着笑脸:“婉儿,昨日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那甘夫人蠢笨,断章取义,将徐家的意思曲解了。这徐夫人听说今日我要接云歌去别院玩,也特意跟着登门,跟慕家陪个不是。你看……”

  慕云歌挽着周艺梦,不等肖氏说话,就回眸半真半假的笑道:“舅娘也真是,既带了徐夫人来,怎好让人在门口等着,早该告诉我娘,迎了人进去。幸好徐夫人只是空手而来,要是学什么古人负荆请罪,这大冷天的,岂不是白白受了累?”

  一席话,愣是将徐夫人和周大夫人说得脸皮讪讪。

  肖氏心中更是存了疑惑,徐夫人若是来登门谢罪,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挑今日来?说是赔礼,却一不投帖子,二不见礼物,算哪门子赔不是呢?

  还有……

  肖氏眼光扫过周大夫人,她既然早就知道徐夫人在门口等着,为何刚刚在屋中时一点口风都不露?这徐夫人不知在这里等了多久,又让多少人看了去,免不得要说她慕家恃宠而骄、怠慢亲家?

  “徐夫人既要来,也该让人通报一声,我也早作准备。”肖氏心中一思量,面色就冷了几分:“真是不巧,我家老爷出门做生意两月有余,还不曾归家。云歌正要跟着她舅娘去别院赏梅,我不知亲家要来,先约了慕家庄子上的管事们谈事,招待不周呢!”

  慕云歌见了肖氏的态度,也就不再插话。

  她要在善良的娘心里插上一根苗子,一点点用这些人的丑陋来浇灌,等这苗子发芽长大之时,也正是娘看清这些伪善的亲人丑陋面孔的时候!

  徐夫人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尴尬地笑了笑:“既然今日不便,那我哪天投了名帖再来拜访亲家。”她说完,转头和蔼地看着慕云歌:“我与云歌多日不见,也想与她多说些话。这孩子我一见着就喜欢,不如我与你们同去?”

  “孩子们有孩子们要说的话,我一个人也是无聊,正好徐夫人与我做个伴吧?”不等肖氏说话,周大夫人立即就应承了下来。

  慕云歌看戏一般只作不见。

  她心知肚明着呢!

  周家的别院在郊外,依山而建,饶水而修,别院中的红梅正是花苞满枝,低矮地势处已经开放,因种类多,倒是别有一番风味,算如今周家能拿得出手的唯一一样东西。

  一路上,周艺梦缠着慕云歌,从她头上的美玉夸到手腕上的玉镯子,从玉镯子夸到腰带上的明珠,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慕云歌不甚其烦,将手中的镯子退下给她扣在腕上,她才一脸笑颜地闭了嘴。

  慕云歌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这镯子也不过是她家中首饰里二流的货色,亏得周艺梦这般眼馋。也罢,给了她图个清静,日后总有讨回来的时候!

  到了别院,周艺梦先下了马车,站在车外等着慕云歌。

  得了镯子,她更热情了些,等慕云歌要下来时,还嘱咐慕云歌小心雪滑。

  慕云歌笑着说:“表姐小看我,我哪有那般较弱。”她显摆一般地推开佩欣搀扶的手,娇笑着说:“表姐看,我不用人扶着也能自己下来。”

  她果真轻轻一跃,独自下了马车。

  不想立足不稳,重心滑了些,只得险险地扶住了周艺梦,大半个身子都靠在她身上,才没有狼狈摔倒。

  等慕云歌重新站直身体,佩欣连忙扶着她数落:“小姐,还是奴婢扶着你吧,周二小姐说得对,雪地湿滑,容易摔倒!”

  那边,徐夫人和周大夫人已经下了马车,两人携着手当先进了别院。

  两人背着云歌,云歌没有看到,那周大夫人看到斜倚在门边的一个人影时,同徐夫人会意地使了一眼色,脸上都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周艺梦紧随其后,也拉着慕云歌进别院。

  刚进了别院不久,经过一处偏殿时,不知怎么的,斜里突然走过来一个男人,看也不看路地径直撞到了慕云歌。慕云歌只觉得肩膀微痛,腰间一轻,已跟这人错身而过。

  佩欣护着慕云歌,仔细检查她有无受伤,才跳出来指责:“喂,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撞到我家小姐了!”

  “这人是表姐家别院的吗?”慕云歌揉着肩膀,似笑非笑地问。

  周艺梦摇了摇头:“看着面生,可能是哪家的小厮,前来别院买些梅花吧。这庄子里的墨梅独一无二,听管事的说,挺受有些雅人的喜欢。”

  慕云歌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到了别院花厅,徐夫人已经不见了影子,说是走了这半天,冷水吹得头风病发作,去厢房里稍作歇息。

  只周大夫人和先到了的周大小姐周艺璇在等着慕云歌,等慕云歌稍坐片刻,周大夫人就说:“这别院的庄子与周家祠堂相连,既然都来了,总不能不给祖宗们上上香。如今艺璇和艺梦都上了族谱,可不能怠慢了。云歌,这府里没有外人,我也跟丫鬟仆役们都吩咐过了,你到处先看看,艺璇和艺梦上上香,很快就回来陪你!”

  “云歌知道,舅娘和表姐们放心去就是啦!”慕云歌低下头乖巧地点头。

  果然,跟前世一模一样。

  把人带到这里,然后借口走开,再然后……

  慕云歌眼中眸色一闪,等周家三人走开,她低声叫佩欣过来:“刚刚那人的面孔你还记得吧?”

  “佩欣记得!”佩欣连连点头。

  刚刚那人好生无礼,撞到了人不仅没一句道歉,还头也不回地走了。她正火大着呢!

  慕云歌嘴角带了三分讥诮地笑:“他还走不远,你去追上他,这般说……”

  佩欣的眼中有不解,却越发的明亮,连连点头,拔腿就跑了出去。

  不久,佩欣回来,小脸通红地点了点头,略微有些气喘:“小姐,追上了,你交代的事情也办好了。”她顿了顿,有些疑惑地说:“小姐,奴婢刚刚看到,那个汉子手上拿着的东西,好像是……”

  慕云歌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0-temp-201807-02-1530517729724.jpg

第007章 刺客闯院,云歌救人
  

  佩欣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家小姐有主意了,当即也不多说,紧紧跟着慕云歌,生怕又有人冲撞了她。

  慕云歌办好这些,安心在别院中走了走。

  周家的梅花倒是名不虚传,她更是看到了几株难得一见的珍品墨梅,总算在糟心事里寻得一点快乐。

  周大夫人这一去就是两柱香时间。

  说来也巧,周大夫人回来不久,徐夫人也起来了。几个女人陪着又游了一遍别院,等到歇下来时,天色也晚了。周大夫人托了人给肖氏带话,说夜深不便,明日再送慕云歌回府。肖氏自然是答允了。

  吃过晚饭,该是回房休息的时候。

  别院的夜晚最是安静,能听到几声奇怪的动物叫声,慕云歌怯怯地站在院外,不愿动脚,只紧紧挨着周艺梦。

  面对众人不解,佩欣为难地替她解释:“我们小姐自幼怕黑,人少了怕是不敢一个人回房!”

  周大夫人的眉头展了开来,努力压着眼底的不屑,笑道:“原来是这样。那艺梦,你陪着云歌,送她回房吧!”

  小J人,现在就让她矫情几天,等事情暴露,有得她哭的时候呢!

  周大夫人给慕云歌安排的厢房在最北边,要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慕云歌显得格外害怕,通过走廊的时候,几乎是整个人都贴着周艺梦,手指还哆嗦着勾都勾不稳周艺梦的手臂。周艺梦低声笑着宽慰她,心中却十分不耐烦。

  好不容易送了慕云歌回房,她客气了两句,也立即就走了。

  待她一走,慕云歌的脸也垮了下来,哪有刚才一丝一毫的害怕?她摸了摸刚刚从周艺梦腰上拿回来的东西,笑意才真的蔓延到了眼底。

  她们周家想算计她慕云歌,她就等着看这群人作茧自缚!

  折腾了一天,她和佩欣都倦了,想到后面的大戏需要养足精神,她和佩欣很快就歇下了。

  到了半夜,忽听窗柩一声轻响,慕云歌本来睡意就浅淡,几乎是立即翻身,手从枕头下拿出了防身的一把巴掌大的短刀,低声喝道:“谁!”

  屋外月色皎洁,红梅映雪。

  冷清雪光照耀下,一条黑色的人影静静矗立在窗边。

  借着月光,慕云歌勉强可以看到这人。他个子很高,身材颀长匀称,穿着黑色的劲装,手中拿了一柄不算很长的弯刀。听到慕云歌的话,他似乎也想不到这屋子里有人,微微侧过头来,清冷月色打在他银白色的面具上,将他眼中的讶异照得清楚,不过一瞬间,他脸上却恢复了默然,好似刚刚的诧异是云歌的错觉。

  这个人,很危险!

  慕云歌的第一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身手利落、擅长隐藏的危险男人!

  至于一个身手利落地人,为什么进屋子会有声音,慕云歌已经知道了答案。

  她能准确地从他身上的血腥味判断出,他受了严重的箭伤,伤在左肩,四寸,见骨。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进了防身的短刀,手心已经冒了冷汗,心反而一下子冷静下来,冷冷地跟他对视。

  “小姐,怎么了?”

  就在屋子里剑拔弩张的时候,睡在前厅的佩欣忽然揉着眼睛,半迷糊地闯了进来。

  那个男人当机立断地一跃,人影一闪,人已经上了屋子的横梁。

  “没事,一只猫冲了过来,碰到了窗柩。”慕云歌沉静地回答着,眼神更是坚定地让佩欣回去休息:“你去睡吧,明日咱们还要坐一天马车,太累了。”

  佩欣脸上的迷惑更深:“可是……”

  忽然,一声轻轻的破空声,佩欣应声而倒。

  慕云歌大吃一惊,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

  这一回,是怎么也不能装无动于衷了。

  横梁上的男子轻巧地落下地来,捂着嘴巴微微咳嗽了一声,才说:“你不用惊慌,本……我只是点了她的睡穴,不会伤她性命。”

  他的声音低沉,犹如珠玉轻碰,清脆中更有一种利落,沾染着男声特有的磁性,映着身后红梅白雪,竟然有一种清华之气,从他身上溢出来。一瞬间,让慕云歌的脑子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混乱。

  这个声音,倒是有些熟悉。

  男子快步走到佩欣身边,将她地地上抱起,放在外间她原本休息的软榻上。

  慕云歌见他举动并无恶意,才渐渐放下心来。

  只是……她皱了皱眉头,这个男人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了!

  “阁下……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先止血?”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说了。

  这样下去,屋子里的血腥味可就瞒不住人了。她倒是不怕,只是若是让徐家母女知晓,又是一场说不清的无声之险!如今人家可是步步算计,要让她慕云歌在这金陵没有立足之地,她岂能将把柄送到她们手上去?

  男人似乎也没料到她会这样说,立即歉疚地道:“抱歉,来得匆忙狼狈……”他嘴角挂上一个嘲讽地笑意:“在下未曾带有伤药。”

  慕云歌随即了然。

  所谓来得匆忙狼狈,只怕是被人追杀,万般无奈,随身物品也在逃亡中丢了罢?

  她也不点穿,从自己的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淡绿色的盒子递给他:“这是上好的伤药,你若不嫌弃,就先拿去用吧!”

  男人眼中有光华一闪而过,没有接。

  慕云歌也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一个千金小姐,为何会随身携带伤药,那样岂不是十分可疑?

  她冷哼一声,自不会告诉他,自从重生后,想起前世回京路上的种种,她就一直随身备着上好的伤药,以防万一。

  她随即将手收了回去,嘴上笑意昭昭:“我若是想要害你,只需大声喊叫,你便死无全尸。”

  “你若喊叫,必先丧命。”男人微微转身背对月光,眼神更幽暗:“你不会的。”

  慕云歌将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转身回到被子里:“爱用不用。”

  冬夜那般冷,她才不会耗费精神气跟他一同站在雪地里。他习武之人不怕冷,她可是格外畏惧寒冷的。

  男人似乎也没料到她竟然会这般态度,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心中虽然知道不是时候,却不由自主地有些想笑:这个女子是傻的么,自己出现在这里已经十分可疑,她竟然不问来历,还能安稳如山?

  斜眼看去,慕云歌已经挥手将床帘放下,又躺了回去。耳边还听到她的声音清冷:“阁下出去之时,不必关窗户。”

  她是怕血腥气不散,露出什么破绽。

  男人眸色更深,其中那股猜忌蓦然消除。

  一个害怕跟陌生人沾边的人,绝对不会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不堪。

  他拿起桌上的药瓶子闻了闻,的确是上好的金疮药。轻轻拉开左肩衣服,只见白皙肌肤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触目惊心,血流潺潺,后背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他当机立断地打开盒子,将一瓶伤药沿着伤口洒上,又撕下下摆的衣服,勉强绑上伤口。做完这些,早已痛得脸色青白,湿发贴着额头,格外可怖。

  “多谢小姐。”他看着肩上不再有血渗出,才压着嗓子道谢。

  慕云歌懒得搭理他:“你出去吧。”

  男人又被她梗了一下,这语气,跟吩咐一个下人无疑。想他堂堂……他紧握拳头,不小心牵动伤口,疼得滋了一声。

  算了,还是不与她计较,好歹也是救命之恩。

  就在这档口,忽听别院里人声一下子多了起来,屋外的灯火也是一瞬间多了不少,隐约还听见有人在慌乱地喊:“有刺客……保护夫人,保护小姐们……”

  他一惊,就看见床上的慕云歌一咕噜爬起来,从屏风上拽过自己的披风,将窗户打开,身手敏捷地爬了出去。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她站在窗外,见他呆愣愣地站在屋子里看着自己,姣好的面容闪过一丝愠怒,语气也不容人抗拒:“你还傻站着干嘛,出来,我带你出去!”

  男人脸上又是一阵薄怒,不过很快就压制下去了。

  他快步走到前厅,将佩欣的穴道解开,以一种怪异手法一拍,刚刚醒的佩欣连人都没看清,又睡着了。

  他翻身越过窗柩,跟着慕云歌快步出去。

  七转八转,绕开后院的一片梅树,终于到了一堵墙壁前。

  慕云歌紧走几步,终于在几步之后,看到一堵坍塌了半个角的围墙。白天她到处走的时候,想起前世的事情,今夜会有个人不安好心地来这院落,这里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可用来避一避险,因而留心了一下,幸好没记错位置。

  她指着那个缺口,有些不耐烦地说:“快走吧,我还要赶回去。”

  “敢问小姐芳名?在下脱险,他日必定重谢!”男人站在围墙外,轻声询问,只不过说到重谢两个字,牙关咬得格外紧。不像是想重谢,倒像是想报今日之仇。

  慕云歌皱着眉头,飞快地说:“你若真想谢我,给我一片衣角就好了。”

  男人依言撕下了一片衣角递给她,却又道:“在下的命还不至于廉价到此。”

  慕云歌接过来,脚步不停地往回走:“谢就不必了,劳烦别记着今日这事就算是报答了我。”

  转眼间,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梅花后。

  男子在围墙外站了一会儿,又深深看了一会儿她消失的方向,方才快步往树林里去。躲藏了这么会儿,那些追他的人应该早已经远去了。

  老三也真是厉害,这一次吃了暗亏,这个仇,他一定百倍回报!

  至于这个女人……

  月光下映着他的眸色,嗜血的瞳孔像狐狸一般狡黠:只需查一查今夜这别院,何愁不能知道她是谁?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重生之商女为后》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重生之商女为后》(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uperqq.com/?id=1357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