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婚约:无良总裁入骨宠》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带刺的礼物
夜深人静,皇朝大酒店的顶层亦是一片静谧,一双骨指分明的大手拿着房卡,滴答一声,套房的门被刷开了。

男人修长的腿部被包裹在名贵的西装布料里,继而迈开朝里面走。

瞥见大床上那隆起的弧度,男人沉铸英俊的五官微微挑起眉梢,想起刚刚的玩局上面宋明远说要送给他一个礼物。

所谓的礼物来来去去也不过如此,呵!

长腿在床边停下,略微停顿十秒,大掌掀起被子,同一时间泛冷的刀光以极速印入他的眼底,短暂的视线盲区后一把小巧的手工刀毫无征兆地抵在他的脖子上。

席北琛波澜不惊,黑眸无温度地直睇向眼前的女人。

宋茉歌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何况对方还是宁城最有权有势的人。

这个角度她与他一高一低在对视,空气流动中她能闻到危险的味道,纤细的手指在颤抖,她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割到他就惨了。

这样面对面跟他说话还是首次,一张贵气逼人的面孔完整地呈现在她的瞳仁里,五官轮廓是笔墨无法形容的英俊,竟令她有些不敢直视。

她斟酌一番后开口,“席先生,很抱歉,我无意冒犯你,只是有话跟你说。”

席北琛眯起狭长的眼眸,用平仄的声调陈述,“你的动作带着强烈的目的,有意或无意我看得很清楚。”

闻言,宋茉歌立即收回刀,往后退了退,他是宁城最传奇的神话人物,商界贵胄翘楚,事前关于他的为人她一无所知,自然是要带刀防身的,可现在这样看来,显然是她多虑愚蠢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很温淡陌生,唇角微勾,恐怕宋明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活该。

男人居高临下地审视着眼前的女人,脸蛋标志,肤色白希,这张脸倒是耐看,他的目光再往下,他翘了翘唇,是邪肆。

“席先生,今晚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宋茉歌迅速组织出一片诚挚的语言,“我不是自愿被送过来的,不如这样,我现在从天阶叫两位小姐过来陪你,明天麻烦你跟我爸说今晚的人是我可以吗?”

宋明远的女儿这么天真?他形似不在意地开口,“你这么会算计,你爸怎么没把你放进宋氏里。”

她没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二抵一,席先生,占便宜的人是你。”

天阶里面的人向来是顶级的,比她的姿色更佳的大有人在。

他漫不经心地道,“我没有喜欢占人便宜的不良习惯。”

宋茉歌抬起眼看他,男人穿着精致雅贵的白衬衫,这样斯文如水,楚楚衣冠,可那完美的轮廓却散发出矜冷高贵的气息,若不是看得出来他对她没有兴趣,她也不会这样建议。

席北琛漆黑的眼眸掠过薄薄的笑意,“你爸已经把你当成礼物送给我了,所以不管等下你从这里走出去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不用承担一分一毫的责任,懂?”

宋茉歌咬了下唇,不卑不亢地道,“我以为像我这样的,入不了您的眼。”

男人扬了扬眉,面部线条矜贵,“我对女人是挺挑的。”

黑曜般的深眸布着浅浅的挪揄,“但如果再低一点说不定我就有胃口了。”

宋茉歌顺着他的眼睛方向往下看,连忙抬手整理好,有些懊恼地抬起眼眸,“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第2章 赶她出去
话刚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席北琛是谁?金字塔顶端的最权贵。

她应该拿捏好情绪才对,但经过刚才的对话,她可以断定他不会对她做什么,有没有兴趣是一回事。

他是不屑,哪怕他藏得比较深,可从小察言观色的她还是可以看到他的……轻视。

据说,他不是在宁城长大的,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出了国外,近几年才归国,一回来就接管席盛,大概天生就是经商的材料,进入商界后一马平川,甚至蜚声国际。

头顶上突然传来他冷漠的声音,“出去,我不喜欢跟陌生女人独处一室。”

赶她出去?不行,她话还没有说完。

“可是,我……”

男人淡声打断她的话,“你要怎么交代是你的事。”

懒洋洋的声调昭示他没有多余耐心,宋茉歌怔了一下无话可说,思索了几秒后还是缓缓走了出去。

她带上门,站着没动,酒店的大门有人守着,她若是离开势必会传到宋明远那里去,她扭头看了一眼门板,撇了下嘴,这个男人真是没有风度,留她在里面传出去吃亏的人是她,又不是他。

还是他当真以为只要跟他沾上一点点关系都是有利的,可她就算是要找一个人往上踩,这个男人也绝对不会是他,她抱着手臂蹲了下去,淡淡地想,她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好吧,尤其是他……

沉思中,她渐渐地闭上了眼。

天空泛白时,宋茉歌打了个冷颤,睁开了眼睛,醒过来,抱了抱手臂。

夏末秋初,天气已经有了凉意,她抬手揉了揉脸,起身时候双腿近乎麻木,她扶住门艰难地活动活动骨关节,走了。

半个小时后,她打车回到了宋家,看着前面宏伟的欧式建筑,呆呆出神。

家,被赋予了温暖的含义,可对于她来说,这个家不是遮蔽风雨的港湾,而是暗无天日的枷锁。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拇指跟食指用力在锁骨脖颈处一掐,疼了,几处痕迹也出来了,无所谓地勾了勾唇。

想起初中时候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脚没断,只是流血了,她痛哭流涕的样子被万甄甄万大女神鄙视,“就你这样,以后在男人床上得什么样啊。”

她当时便问了一句,“那个……很痛吗?”

万甄甄不怀好意地笑,“你找个男人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宋茉歌垂了下脑袋,有些失神,如果甄甄在的话,面临昨晚的那种境地,她一定能帮她的,可惜,她远在国外拍戏,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只能自救。

她一步一步地往里面走进去,脑袋却是在快速运转,思索着等下要如何应付。

里面,宋明远正在用餐,见她走了进来就起身打量了一会,见她穿的还是昨晚的衣服便问,“事情办得怎么样?”

宋茉歌表情平静地说,“我答应你进了那个房间,没答应你一定要他同意,事情怎么样你应该自己问他。”

“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什么态度,我就什么态度!”

宋明远念在她昨天听他安排的份上没再多说什么。

宋茉歌转身就走向楼梯,碰上了刚下楼的宋月曼,她跟这个同父异母姐姐的关系不过是两两相厌,本想直接绕开不料却被拦下了。

宋月曼的眼睛从上而下地盯着她,最后停在她的脖颈处,语气不善,细辩可以发现火光,“你昨晚陪他睡了?”

爸爸想用宋茉歌去试探下席北琛的态度,主要是怕她吃亏,毕竟谁都知道席北琛能一手遮天到无所不能。

没有把握之前她是不会拿自己当赌注的。

宋茉歌不咸不淡地挽了挽红唇,眉眼挑出妖娆的魅惑,“我身上还有很多印记,你要看吗?”

“那又如何,他玩你的才这样。”她相信,外面的女人跟家里的女人还是有区别的,宋茉歌也只配被玩玩而已。

“是你喜欢被他的烂技术玩而已。”谁玩谁还不一定。

宋月曼向来不会忍,抬手就要去打她,宋茉歌把她的手阻止在半空中,“你现在少膈应我,以后我才会少膈应你。”

宋明远的用意她岂会不懂,提前替宋月曼铺好路,只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席北琛这个人。

她放下手,上楼了。

宋月曼快步走到餐桌边,“爸,你说席北琛是什么意思?”

虽说宋茉歌是被当成玩具送过去的,可一想到她能接近到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就觉得浑身不是滋味。

“我就是因为看不懂所以才把她送过去,想要试探下席北琛的态度。”

宋明远只是提起过联姻,可席家那边没回话也没动静,他便按捺不住了,昨晚不过只是一个试探,他自然舍不得送自己的宝贝女儿过去,毕竟被玩玩就丢的风险很大。

“可是我不开心,他居然碰了宋茉歌!”

他立刻斥道,“别傻,这话你自己说说就算,即使将来你嫁去席家,有什么话全给我烂到肚子里面去,还有你这性子全部给我收收!”

宋月曼嘟了嘟嘴,她告诉自己这口气只能先忍着,再找机会出了。

宁市最繁华的市中心黄金地带,一座大厦连地而起。

席盛的总裁办公室敲门后被推开,高级办公桌后面的黑椅里坐着的男人英俊矜贵,正低着脑袋在注视着手上的季度报表,黑色的水笔圈出重点。

“席总,关于宋明远送过来的体检报告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个心脏很特别。”阿青说完便把一份体检资料递到桌上。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命定婚约:无良总裁入骨宠》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命定婚约:无良总裁入骨宠》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命定婚约:无良总裁入骨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uperqq.com/?id=1590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