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柔情:霸爱独家妻》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不可置信
“她就是陵太太?”

“嘁,有名无实算什么陵太太,听说领证当天,陵少爷都不在呢!指不定少爷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

黎景致听着陵家女佣的窃窃私语,没有力气理会她们。

做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回国,她现在只想躺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进到陵母告诉她的房间,黎景致顾不得脚上窄细的高跟鞋,第一时间褪去身上沾了汗渍的连衣裙。

裙子的拉链在腰侧,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拉开,裙摆霎时从身上滑落,露出白洁如玉的身体。

“吱呀”一声,浴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从浴室内走出来的男人,只在腰间围了浴巾。

男人深邃的眸子闪着幽光,望着她。

当裙摆从身上滑落的那刻起,黎景致的身体几乎是毫无遮蔽了。

没料到有男人忽然闯入,她迅速背过身,用双臂横挡在胸口。

眼前的男人身高约莫一米八四,长了一张帅到天怒人怨的面孔,他眉眼深邃,鼻梁挺直,薄唇性感。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黎景致结婚三年,一直未曾见面的丈夫——陵懿。

黎景致迅速蹲下-身,将裙子拉起来围在身上,紧张的看向这个帅气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问完这话,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可是陵家,他在这里理所应当。

怪不得陵母告诉她,以后就住这间房的时候,眼神颇有深意。

看样子,这间房根本就是陵懿的。

三年来,这场婚姻一直有名无实,她一直没考虑过这些,才会忽视了这点。

陵懿抿唇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到不知所措的女人,眼里闪烁着如同饿狼捕食猎物的光。他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打量,无一处不美。

这女人虽然脸上一脸倦意,但是白皙精致的脸颊没有一丝瑕疵,甚至因为那淡淡的疲惫而更显得弱柳扶风,惹人怜惜。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个损友给他送来的,知道他的婚姻无趣,特意给他塞了个小美人进房间?

本来,他对这些来路不明不干不净的女人是没什么兴趣的。可眼前这个……无论是样貌,还是惊惶的模样,都对极了他的胃口。

陵懿扬眉,勾起邪肆的笑意,快步上前,将她揽入怀中,“你现在才开始遮挡,会不会晚了点?”

她不敢乱动,双手揪紧了衣服。

“陵懿你怎么了?你放开我,我不是故意进你的房间的,是因为……唔……”

话未说完,便被他吻住。

“欲/拒还迎,玩的不错。”陵懿搂着人就往床上带。

去你的欲/拒还迎,她要是想上他的床,当年也不会一结婚就去国外念书躲了这三年。

黎景致开始抗拒起来。

陵懿一个旋身便把人压在床上,轻松桎梏住小女人的挣扎,鼻尖摩挲着她的脖颈,亲昵地问:“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嗯?”

黎景致脑海中紧绷的那根线忽然断裂,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的丈夫……
第2章 没认出她来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陵懿今晚会忽然这样反常。

按他的性格,哪怕色心再重,也不会碰自己。

原来,是因为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忽然想到楼下女佣的话,黎景致心底一阵嘲讽。

身下的女人,漂亮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像是委屈又像是难受。

陵懿放缓了动作,吻上她的眼眸:“小野猫,听话点,我会温柔些。”

这女人的身体,简直对极了他的胃口……

黎景致反抗不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骂着“禽兽”。

直到最后,眼皮沉重的再也睁不开。

晕了过去。

……

清透的日光洒遍大地。

陵懿睁眼时,怀中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想到那女人被自己做到昏厥后软绵绵的趴在自己胸口,像只玩偶小兔似的被自己抱着睡觉的样子,他勾唇笑了笑,跑的倒是快。

他对这个女人很满意,话不多,身体也很诱人。

也不知道是哪个损友安排的,竟然挑了这样的极品。

枕头上还残留着她身体的浅香,想着那如玉般滑腻的触感……要是把她一直留在自己床上,也是不错的。

那女人馨香软嫩的身子,除了他那心机深沉的妻子,别人真的没法比。

那年,所有人都没想到,陵懿忽然之间就娶了黎景致。

回忆起过去,作为当事人的陵懿却只是冷冷一笑,要不是黎景致那个女人在自己酒水里动了手脚……根本就不会有这段婚姻,而黎氏也不会维系至今、肯定早早就消亡了。

后来,黎家人拿了那些本不该存在的证据找上陵家哭诉……要求他对黎景致负责。

陵父陵母巴不得他早早结婚生个大胖孙子给他们养着呢,连逼带哄的让他跟黎景致结了婚。

他厌恶极了那个女人,所以领结婚证也并没有到场,只是将证件交由助理代办,连结婚证上的照片,都是给p到一起的。

婚后,他的冷漠与讥讽,却让黎景致成了所有上流社会人士眼中的笑柄。

黎景致也算识趣,以年纪小为由头,直接转学去国外念书,一去就是三年。

这场婚姻里难堪的只有黎景致一个人,没有人会怪陵懿无情。

因为他是陵懿,天之骄子陵懿。

活了二十八年,陵懿自己也没想到,他唯一栽过跟头的地方,竟然是黎景致这个女人的床。

要怪,也只能怪黎景致那个女人心机太过深沉。

三年了,陵太太的头衔,重振黎氏……黎景致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

这段婚姻,也是时候可以结束了。

陵懿眯了眯眼睛,交代了私人助理,让他拟好离婚协议,给黎景致送去。

该给的,他一分不会少,但是不该惦记的东西,她也一分别想拿到!

-

黎景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荒唐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她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钻出来,换了衣服就跑。

又不能回黎家,只能去死党江暖暖那边先躲个几天养养身体。

江暖暖开门看见她的时候,还笑话她,说她走路的样子感觉整条腿都在发抖。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黎景致气的半天没说话。

但是她今天还重要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找那个狗男人算账。

黎景致特意穿了个立领的外衫,可依旧能隐约见到脖子上的吻痕。

黎景致对着镜子用遮瑕膏遮住露在外的痕迹,心底再次暗暗骂了一口:禽-兽!

这时候,江暖暖拿了个文件对她招手:“对了,刚才有人送了份快件过来,好像是给你的。”

“给我的?”黎景致接过文件,看了看发件人。

陵氏国际?会是那个狗男人寄的吗?
第3章 再遇陵懿
“先别看了,你不是在风铃集团还有面试吗?赶紧收拾好,我送你去!”江暖暖从她手中将文件袋拿下,放在桌上,“这文件又没长腿,你等会回来再拆。”

“好。”黎景致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文件袋上的陵字,心里有种说不清的预感。

将人送到风铃集团门口,江暖暖看了眼身边满身疲倦却努力打起精神的人,关心地问:“景致,你确定没问题吗?要是撑不住大不了和他们的人事知会一声改天再谈嘛!”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死脑筋,背靠陵家黎家,用得着你出来找工作吗?做阔太太不好吗?才回国都还没休息就忙忙碌碌的。”

闺蜜带着些不满的絮絮叨,听在黎景致耳中却是格外的温暖,她知道对方是在关心自己,心疼自己。

三年前的一场酒宴,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黎家败落,黎父四处求人注资,每场交际酒宴都必定到场。

那时候黎景致接到电话说黎父喝醉了,让她去接人。结果还没接到黎父,却被陵懿一把抓住,摁在床上,夺走了她的贞洁。

到今天,黎景致也没想明白,到底是自己走错了房间,还是通知自己的人说错了房间号。

那时候的黎景致刚上大学,还是个娇嫩的学生,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吓得魂不守舍,幸好江暖暖一直陪着她。

父亲让陵家负责,陵家二老却十分殷勤地答应了联姻。

那时候黎氏落魄不堪,嫁给陵懿,至少还能挽救陵氏。

所以黎景致同意了……

只是,终究她没能和相爱的人走到最后。

黎景致的眸底染上一抹黯然。

她知道陵懿厌恶她,因为自己在他眼中就是处心积虑设计他,从而攀上陵家的拜金女。所以连领证当天都没到场。自己离开的这三年,两人更没一句交流 。

同样,黎景致也厌恶陵懿,因为他强要了自己的第一次,让她不得不和相爱的人分离……

相看两厌的婚姻,维持起来太累了……

“景致,你有听我说话吗?”

黎景致从回忆中回神,侧头温柔地开口:“好啦,我知道了,我这不是感兴趣吗?”

她这次回来,就是想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的,所以她必须得为以后谋划出路。

脱离黎家陵家生活,有自己的经济来源,这是最基本的准备。

她在回国前就已经投了简历,获取了几家offer,最终通过比较,选了风铃集团。

“那还不如来我们江家啊!我们也能天天见面了。”

江家和风铃国际一样都是主营珠宝的企业。

江氏啊……

黎景致眸色闪了闪。

因为那个人就在江氏,她当然不能去了。她怕自己一见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扑进他怀中,控制不住朝他哭诉这些年的委屈,控制不住伪装多年的冷硬被彻底击碎……

一个不完整的自己,又有什么脸面奢求和那么完美的人在一起呢?

“咦,那是你老公吧?”

正要下车的黎景致顺着江暖暖的视线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僵:“别出声!”

拉住就要唤人将暖暖,黎景致一直等到陵懿走进风铃集团大门后许久,才拾掇好表情地下车:“暖暖,你先去忙吧,我进去了。”

她特意调查过,风铃集团可不是陵家的旗下的产业,也和陵家不搭边,陵懿在这里,应该只是个巧合吧?

江暖暖顾不得疑惑,当即给她鼓劲:“景致加油!我就在边上的咖啡店等你凯旋!”

“好,我很快。”

半个小时后。

“欢迎加入风铃集团,期待与您共事。”

“谢谢。”黎景致落落大方地和集团的老总握手,达成最终协议。

面试和预计的一样很顺利,毕竟一切之前都已经谈好。

乘上电梯,黎景致长舒一口气,一直绷着的心也松懈下来。

合同签的很顺畅,也没有撞见那个男人,等她成功入职,她就找他谈离婚的事情。

这应该也是他期待的吧?

三年的婚姻牢笼,终于可以摆脱……

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还没有下去,“叮”一声,电梯在十五层停下。

门一开,当见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时,黎景致脸色一变:陵懿?!

推荐阅读指数:★★★★★

一世柔情:霸爱独家妻》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一世柔情:霸爱独家妻》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一世柔情:霸爱独家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uperqq.com/?id=1592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