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老公,要够了没》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二章 她不在乎
终于结束了仿若刑罚般的欢爱,霍容景看到女人被自己弄出来的满身淤痕,以及狼狈,心里忽然一疼。

他刚想抱着她去浴室清洗,却听到她说:“你先去洗吧。”

温澜不是不想去洗,而是霍容景真的把她弄痛了,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起身走去浴室。

然而,对于霍容景来说这却是她在抗拒自己。

眸色一冷,霍容景转身去了浴室。

温澜看着自己被撕碎的衣服,眼尾的余光恰好瞥到还亮着的电脑屏幕,上面是霍容景与苏若雨依偎在一起的甜蜜画面。

而在被狗仔偷拍的画面中,霍容景望着苏若雨的眼神是那般温柔,且是含着笑意的。

这一幕,再次刺痛了温澜。

撑着桌子边缘的手指,逐渐泛白,可是脸上却还是一副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模样。

霍容景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温澜将破碎的家居服抱在胸口,垂着眼眸的安静样子。

“去洗澡!”

男人冷冰冰的三个字,让垂着眼眸的温澜一惊,她抱着家居服快速走进浴室。

男人看到她急于离开的模样,眸色又沉了几分。

温澜洗好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看到霍容景正在打电话,她下意识就放轻了脚步,以免打扰到他。

“景哥哥,我的头好疼啊,我可能生病了。”

甜腻软糯的女声,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已经走近的温澜这才发现,霍容景竟然在打视频电话,她赶忙往后退了两步,以免自己被拍进去。

正在于苏若雨通话的霍容景,不动声色的瞄了眼一旁的女人,看到她有些僵硬的脸色后,原本烦躁的心情微微好了一些。

她还是在乎自己的吧!

这么想着,他刚想随便找个借口打发了苏若雨,去看到温澜又垂下了眼眸,脸色也变得无比平静。

该死的女人,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景哥哥!”苏若雨的声音再度响起,软绵绵的,“我的头真的好疼,你来看看我吧,不然我真的要疼死了……”

“好,我马上过去!”

霍容景倒不是真的想要去苏若雨那里去,而是他担心自己继续待下去,温澜那根本什么都不在乎的平静模样,会让他彻底发狂。

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霍容景并没有马上离开。

他看了温澜一眼,在看到她的唇张了张,似乎要说什么的时候,脚步下意识就往回移了一下。

只可惜,他等了租住一分钟,女人却什么都没说。

温澜知道他要去见苏若雨,可是她能阻止么?不能,她根本阻止不了。

既然如此,那索性就什么都不说吧。

“你……”霍容景咬牙。

温澜慢慢抬起头,没有说话。

霍容景冷笑一声:“明天是我母亲的生日宴会,你记得打扮的好看点。”

温澜再度垂下眼眸,低声应道:“好!”

砰——!

一声‘好’字落下之后,重重的关门声让温澜心头狠狠一震。

他生气了么?

可是,为什么呢?
第三章 阿澜
温澜咬着嘴唇,房间再度变得空荡荡的,空气中充满了欢爱过后的气味,而她的心,真的很痛。

霍温两家早些年在生意场上互相守望的日子,也称得上是世交。

只可惜一场金融危机,使得向来激进的霍家跌落至了谷底。

债台高垒,霍父百般无奈之下,选择了一死百了,更是将尚且年幼的霍容景托付给了温父,只余孤儿和常年卧病的寡母相伴,这也便是霍容景幼时生活在温家的原因。

再说温家,经历了一场如此浩劫,虽不至于就此踏上绝路,到底也是万分惨烈。苦苦煎熬了数年,好不容易有了些许的起色,温氏内部却又再一次起了纷争。温父被逼入绝境,迫不得已之下,“借用”了尚属年幼的霍荣景名下的股权,也彻底绝了当年霍氏存在的痕迹。

作为霍家人,又岂能不怨恨当年温父的所作所为?

那么,作为温父独女的温澜,恨乌及屋,自然也就在了情理之中。

“……唉唉唉……澜姐……”温热的蜂蜜水彼时还留在小朵的手里,却也只能见着刚刚踏出录音室的温澜如一缕清风一般从面前飞快地离开。

“就算要见公婆也用不着这么急吧?!”小朵瞪大了双眸,诧异地嘟囔道。

“澜姐该不会也找到男朋友了吧?天那……这单身狗的日子没法过了。”小茵呼天喊地,捶胸顿足,恨不得能把自己也给立刻嫁了。

“哎呦……”

“哎呦……”

接连两声呼痛,温澜的经纪人Lisa给了小朵和小茵一人一个钢镚儿:“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们澜姐自然是有急事,还不快把今天的收尾工作快点结束了?都不想下班啦?”

话落,Lisa已转身离开。

只是两个小助理没有发现的是,当Lisa望着温澜离开时,那早已洞穿人心的眸光之中多了几分担忧以及同情。

再说紧赶慢赶出了工作室的温澜,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无论怎么伸手,硬是没有一辆空的出租车停下。

“滴、滴……”

一辆黑色轿车毫无预兆地停在了温澜的身边,正当她准备移动站位重新招手拦车时,车窗玻璃缓缓落下,露出一张温润带着笑意的俊脸:“阿澜。”

“司年?”温澜挑眉,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会遇上霍司年。

若论年纪,霍司年只是比温澜小一岁,这一声“阿澜”也不算什么;可若论辈分,霍父与温父相交,霍容景与温澜自然同辈,而霍司年虽只比霍容景小了五岁,却是霍容景亲哥哥的儿子,比温澜小了一辈。

可偏偏一声“阿澜”,从他们认识起,便从来没有改变过。

“上车再说。”霍司年小跑着下车,替温澜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今日是霍母的生日宴,虽然不是整寿,可一场家宴显然是少不了的。霍司年作为霍母早逝的长子留下的唯一嫡孙,自然也不可能缺席。

温澜只是略微一踌躇,便径直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刚和厨师长讨论完了一道新的甜点,想着奶奶生日就赶紧过来了,没想到会在半路上遇到你。”霍司年笑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温澜,松开了汽车的手刹。

霍家兄弟虽年岁相差甚大,容貌却是极为相似。而霍司年从小肖父,自然与霍容景也如出一辙。如若不了解霍家内情的人,怎么都会认为霍司年是霍容景的弟弟,毕竟两人不过相差五岁而已。

但若论性情,霍容景与霍司年却是天差地别。

或许是从小经历了家族的崩溃,又一手将霍氏重新崛起,霍容景更多了些让世人猜不透的淡漠阴狠;而霍司年却对权利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独处时悠然淡泊,只喜欢做菜,故而直接脱离开了霍氏,开了几家餐厅。

一想起刚才怎么也打不到车的状况,向来淡然的温澜也难免多了几分庆幸:“幸好你发现了我,不然我都不知道今天怎么过去了,下班高峰实在是太难打车了。”

“你如果不嫌弃的话,我那儿有辆车不常用,不如……”

霍司年的话未说完,温澜已摇头拒绝:“不用了,我习惯了。”

习惯除了姑姑的医疗费外,不接受任何关于霍家的馈赠,或者说是施舍。

霍司年心底了然,也识趣得住了嘴,聊起了今日刚刚研发出来的甜品:“……赶明儿空了,到我那儿去尝尝,也算是替我把把关……”

“好。”温澜客气有礼地应了下来。

只是相谈甚欢的两人却都没有发现,就在温澜上车前所在的位置五米远的地方,一辆跑车静静地停在那儿。而在霍司年殷勤有礼地替温澜打开副驾驶车门时,跑车内原本闲坐着的人神色顿时冷若冰霜。

自从霍氏在霍容景手中重新崛起后,霍家老宅也重新回到了霍氏的名下。

“……奶奶,这是我今天特意亲手做的生日蛋糕,祝您天天甜甜蜜蜜,一日赛过一日美。”霍司年将事先准备的蛋糕亲手放置在了霍母的面前。


推荐阅读指数:★★★★★


《日久生情:老公,要够了没》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日久生情:老公,要够了没》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日久生情:老公,要够了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uperqq.com/?id=1662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